提交留言

共享经济潮退 谁在“裸泳”?

2019-01-05 09:24:38 来源:网络资料

似乎一夜之间,处于“风口”上的共享经济跌至谷底,资本逃离后,留下“一地鸡毛”。特别是在2018年,共享单车ofo退押金风波撩拨着共享经济创业者的敏感神经。

 

共享经济潮退 谁在“裸泳”?.jpg

回归生意本

在国内,共享经济创业公司主要分为两类,一类是将已存在的闲置资源进行盘活,与国外共享经济定义接近,网约车、民宿偏向此类。另一种是创业者先向市场投放单车、充电宝、雨伞、健身仓等基础资源,以实现为将来节省资源,即B2B2C模式。

其中,共享单车被喻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,是两年前最火的创业“风口”。但经历激烈的烧钱大战后,共享单车可谓是哀鸿遍野,一批小众品牌纷纷倒下,ofo则还在为押金问题苦苦支撑。

共享经济项目无论是打着何种概念,需要回归生意本质衡量。有一个计算公式能够评价共享经济项目是否能存活久远,商业模式是否已成立,即获客成本+生产成本<用户生命周期贡献出的价值,这样才具备盈利可能。

 

共享经济潮退 谁在“裸泳”?.jpg

潮退未必是坏事

2018年,有些共享经济项目鲜闻其声,例如共享马扎、共享玩具、共享篮球等,毕振认为,这些项目不是那么刚需。

补贴大战在共享经济领域曾呈现得淋漓尽致。从2014年起滴滴与快的、Uber先后掀起补贴大战,ofo与摩拜也用此策略。

市场曾对一些项目是否真正存在需求有过争议,王思聪就曾质疑共享充电宝的可行度。充电宝能够存活至今,就证明有需求,只要有序发展,认真去做运营,企业有机会构建一个好的商业模式。

 

共享经济潮退 谁在“裸泳”?.jpg

存活者的坚持

共享经济泡沫挤破后,存活下来的企业依然面临不少问题。

与共享单车存在一字之差的共享电单车受政策制约,选择在2018年到三四线城市和县城做生意,部分公司针对校园、景区、工业园区投放,并允许加盟代理,依靠项目盈利来扩大规模。

一个企业的生存需要资金,而不是一昧的扩张,很多公司不是死在盈利上面,而是死在现金流上面。